今年5月30日,湖北知音傳媒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知音傳媒”)發佈了招股說明書。這家以《知音》雜誌為核心產品的傳媒公司,為IPO準備了十年。
  在此之前的5月25日,知音傳媒突發“人事地震”。招股書顯示,知音傳媒副總經理朱家君(又名李靖)被董事會解職,同時接受公安部門調查。
  7月4日,武漢市公安局向新京報記者確認,因涉嫌“職務侵占罪”,朱家君已被警方刑事拘留。有消息源稱,朱家君被拘,系知音傳媒主動報案,“背後有更深層次的原因”。
  朱家君創始並掌舵多年知音傳媒的動漫業務。根據招股說明書,2013年,圍繞《知音漫客》的出版物銷售收入,已超越《知音》雜誌,占到知音傳媒總營收的6成多。
  此次IPO,知音傳媒打算將4.47億元的募投資金,投向動漫業務。有分析認為,掌控最核心業務的朱家君遭解職,或影響知音傳媒未來業績的穩定性。
  核心高管朱家君被刑拘
  今年5月30日,知音傳媒向證監會報送了招股說明書。其中提及,朱家君(又名李靖)的副總經理職位已被知音傳媒解聘。
  招股說明書顯示,知音傳媒是在5月25日的第二屆董事會第二次會議作出解聘決定的。同時,招股說明書還稱,朱家君正在接受公安部門的調查。
  在此之前,朱家君屬於知音傳媒的“實權派”。他自2011年起任知音傳媒副總經理,同時擔任子公司知音動漫公司總經理。
  微博認證資料顯示,朱家君還是以《知音漫客》為主的漫客刊群主編,以及動漫圖書、周邊衍生品、動畫、游戲的出版人。
  對於朱家君被解職的原因,知音傳媒並未給出解釋。但招股書透露,“因可能涉及危害公司利益的行為”,朱家君正在接受公安部門調查。
  7月4日,武漢市公安局宣傳處向新京報記者確認,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已經以涉嫌“職務侵占罪”對朱家君實施刑事拘留,“案件詳情正在調查中”。
  一位接近朱家君的人士稱,此案系知音傳媒主動報案,知音傳媒先是指控朱家君“竊取印廠機密”,後又認為他曾經“向經銷商索賄”。
  “前兩年,朱家君在買房的時候,確實向經銷商借過錢,借款打到了朱家君的工資卡上。”上述人士說,後來朱家君在拿到年終獎後歸還了這筆借款。
  事實上,知音傳媒去年就曾經內部調查過知音動漫公司的管理層。2013年1月,一位自稱“知音漫客老員工”的網友在天涯、凱迪等論壇上發帖舉報稱,知音動漫高管周俏茹、李文和常驀塵,存在“向經銷商索賄”、“聯手貪腐”、“損害知音利潤”等問題。當時,知音傳媒就曾啟動內部調查。
  有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知音傳媒方面近日又調取了“天津漫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”的工商資料。天津漫娛的股東為武漢漫游天下文化科技有限公司。後者由李文、周俏茹、常驀塵共同出資設立。三人均與朱家君共事多年。
  “網帖可能是競爭對手發的。去年知音啟動過內部調查,沒有找到帖子里舉報的問題。”三人其中之一說,他們創辦公司是在從知音動漫離職後,“朱家君被調查,知音調取我們的工商資料,沒有道理”。
  知音管理層關係不睦
  被解職後,5月29日凌晨1點,朱家君在微博寫道,讀到了唐代詩人劉禹錫的《浪淘沙》,“莫道讒言如浪深,莫言逐客似沙沉。千淘萬漉雖辛苦,吹盡狂沙始到金。”
  這首詩的大意為:“清白正直的人雖然一時被陷害,但歷盡辛苦之後,他的價值還是會被髮現的。”
  “可以說,他就是知音動漫業務的‘教父’。”有知音員工評價。公開報道顯示,2005年,受知音傳媒董事長胡勛璧邀請,朱家君從廣州赴武漢創辦《知音漫客》。
  “他帶領著自己的團隊,從一臺辦公桌、一臺電腦開始,毅然決然地踏上了未知的前路。”有報道這樣寫。
  前述接近朱家君的人士回憶,《知音漫客》創始初期,條件十分艱苦,“朱家君自己招聘組建了團隊,辦公用的印表機還是團隊自己掏錢買的,一步一步把《知音漫客》做大”。
  目前,《知音漫客》成為國內發行量最大的漫畫期刊,2013年發行量高達7780.15萬本。一家媒體稱,朱家君“等於再造了一本《知音》”。
  有三位受訪人士透露,朱家君與部分知音傳媒管理層的關係不睦。
  “他的性格比較狂妄。”一位離職的知音中層回憶,在一次總經理辦公會上,朱家君曾以半開玩笑的口氣說,知音傳媒未來將是《知音漫客》的天下,“而不是依靠《知音》那樣的低端雜誌”。
  “這樣的話,‘老闆’肯定是不愛聽的。”這位知音前中層判斷。
  前述接近朱家君的人士承認,朱家君“有些江湖氣,常迸出一些口頭禪”。該人士稱,因為紙張、印刷等問題,朱家君曾與知音傳媒董事長胡勛璧“拍過幾次桌子”。
  “一次客戶答謝會上,當著200多位客戶,朱家君藉著酒勁罵過胡勛傑。話說得很難聽。”該人士稱。據多位內部人士佐證,年近70歲的胡勛傑,系董事長胡勛璧的哥哥。
  一份任命書顯示,胡勛傑在知音傳媒的職務為協調員,“負責主營產品的營銷和財務管理等協調工作”,享受副總經理待遇。
  對於上述種種說法,7月3日,新京報記者致電知音傳媒。總編室一位工作人員稱,目前保薦機構要求知音傳媒不接受媒體採訪。
  多位核心人員去職
  當前,《知音漫客》等動漫業務,之於知音傳媒的重要性毋庸置疑。2013年,知音傳媒實現營業收入5.79億元。期間,《知音漫客》的銷售收入為1.96億元,依托《知音漫客》的其他動漫期刊和圖書銷售收入為1.89億元。
  兩者相加,《知音漫客》系出版物2013年的銷售收入共計3.85億元,占知音傳媒當年銷售收入的比重多達66.5%。
  2013年,知音傳媒核心產品——《知音》雜誌的發行收入,為7859.6萬元。這一數額僅相當於《知音漫客》發行收入的40%。
  更重要的是,近年來,《知音》雜誌的發行量和發行收入均處於連年下滑的態勢。《知音漫客》系出版物已成為知音傳媒為數不多的業績“增長點”。
  動漫亦是知音傳媒未來著力的方向。根據招股說明書,知音傳媒本次計劃募集6.9億元,其中的4.47億元擬投向動漫——“知音動漫產業鏈項目”需1.94億元,二期擬計劃耗資2.53億元。
  但在衝刺IPO的關鍵時刻,知音動漫業務遭遇人事動蕩。除創始人朱家君遭到解職調查,知音動漫公司的多位高管,亦因不同的原因先後離職。
  動漫之外,知音傳媒的另一個募投方向為知音視頻版項目。這個擬耗費1.49億元募集資金的項目,包括拍攝微電影、電視欄目劇、電視劇等。
  據悉,任職知音影視公司總經理多年的胡曉輝,於2013年離職,胡曉輝在任時,操刀了知音傳媒出品的電影《特警英雄》。“當初搭建成行的視頻團隊,也是多人離職。”前述知音前中層稱,他不看好知音投資電視欄目劇的前景。
  《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》規定,發行人最近3年內主營業務和董事、高級管理人員沒有發生重大變化。“掌控核心業務的高管離職,可以視作重大變化。”一位券商人士稱。證券律師王智斌認為,核心高管的變動,將會影響公司業務的穩定性,對上市造成法律障礙。
  新京報記者 尹聰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核心高管被拘,知音IPO“佈雷”)
創作者介紹

Fitness

hj23hjkf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